2万亿特殊转移支付凸显中央“兜底”决心

  • 2020-06-16
  • John Dowson

学者观察 马海涛 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经济运行受严重冲击。为振奋经济,各国纷纷从政策工具包中调用各种工具组合以期最大化减少疫情冲击。目前,国内对“赤字货币化”袁志勇

2万亿特殊转移支付凸显中央“兜底”决心袁志勇

政策周评

李海楠

6月9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了“新增财政资金直接惠企利民的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即“建立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确保2万亿资金第一时间全部下达市县”。

特殊转移支付机制让各界观察人士眼前一亮。这意味着,根据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和财政预算报告草案有关规定,中央财政将新增1万亿元赤字规模和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总计2万亿元资金将绕过省级政府,直接下达全部333个地级行政区和2845个县级行政区。

根据此次会议要求,将新增财政赤字和抗疫特别国债共2万亿元资金直达市县,就是要支持地方落实帮扶受疫情冲击最大的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和困难群众的措施,加强公共卫生等基础设施建设和用于抗疫相关支出等。

显然,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在当前特殊时期应运而生,也注定了其操作手段和方式的特殊性,即秉承尽快恢复和保障经济民生名义,采取的应急手段,有别于传统预算管理制度中“由上往下逐级拨付”的机制。无疑,这深刻凸显了中央兜底民生底线之决心,以及政策层面强化将政府服务民生作为中央乃至地方事权、财权主攻方向的理念。

值得一提的是,所谓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的实施或将成为下一阶段的攻坚重点。众所周知,我国预算管理遵循从中央到省、市、县、乡镇的五级预算管理体制,本次“特殊转移支付机制”经费的拨付要越过省级,其间需要搭建怎样的拨付通道备受关注,同时,该如何确保资金不被“截留、挪用”更事关此次特殊转移支付的最终目的达成。

会议明确,中央财政将会同相关部门强化管理。省级政府要当好“过路财神”,同时不做“甩手掌柜”,在加强资金监管的同时,将自身财力更多下沉基层,弥补基层财力缺口,以确保中央确定的保就业保民生保市场主体举措真正落到实处。市县政府要建立使用台账,确保资金流向明确、账目可查。财政部要同步建立全覆盖、全链条监控系统,各级国库要督促做到点对点直接拨付资金、确保账实相符,审计部门要开展专项审计。对截留挪用、虚报冒领的要依法依规严肃问责,坚决处理。

不难看出,中央已然预估了此次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在实操过程中可能出现的一系列阻碍和问题。

一方面要求资金绕过省级政府直达市县,明确省级政府当好“过路财神”,另一方面又要求省级政府不当“甩手掌柜”,强化资金监管、下沉资金到实处,算是对省级政府戴上了“紧箍咒”。此外,还明确将调动一切可用之力,包括市县政府建立透明可查的使用台账、财政部门的全链条监管以及审计部门的专项审计,目的就是对外传递从严处理挪用、虚报的威慑信号,从而确保上下一致用好、用尽此次2万亿元的特殊转移支付。

从另一个角度看,所谓财政转移支付,其本身就是国家为实现区域间各项社会经济事业的协调发展而采取的财政政策。本质是通过转移支付,将政府以税收形式筹集上来的一部分财政资金转移到社会福利和财政补贴等费用的支付上,实现缩小区域经济发展差距的目的。因此,以“兜底”民生的名义,对提供基本公共服务主体单位的基层政府给予必要与迫切的财政支持,“特殊转移支付机制”正是转移支付应有之意,只不过,其在特殊时期采用的特殊机制手段让此次2万亿元转移支付显得如此特殊。

不可否认,在特殊时期首次提出的特殊转移支付机制,其本身没有现成的剧本可参照,但其自明确下达实施起的每一步动作,都将为今后的类似状况开启先例,尤其是对地方政府“以民为本”的事权与责任的不断重申,势必将促进并提升地方政府用好有限财力做好民生服务的积极性。

袁志勇 新时代经济体制改革再出发 系列深度解读(4) 吕红星 当前,随着人口老龄化趋势加快,养老金缺口呈现持续扩大的趋势。如何加大金融支持力度,以满足迅速增长的养老服务需求,成为当今社会的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